君岚

这个号不混凹凸
不会画画,不会写文,啥也不会的渣渣
一个放飞自我的号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杂谈】故事构思十问

林朵:

在构思故事时,我习惯用一系列自问自答来协助自己完善故事构架,现将常用步骤总结于此,仅供大家参考。




(1)这个故事发生场景的世界观是怎样的?


(2)主角的背景与性格设定是怎样的?


(3)重要角色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4)主角想要达成怎样的最终目标?


(5)阻碍主角达成目标的核心矛盾是什么?


(6)主角打算采取怎样的方式解决矛盾?


(7)在解决矛盾的过程中主角将会遭遇哪些低谷或反转?


(8)主角在故事结束时会在哪些方面取得成功或失败?


(9)这段经历将给主角带来怎样的人物变化?


(10)这段经历将让角色之间的关系产生怎样的变化?




需要强调的是,故事形式千变万化,构思方法也数不胜数,以上只是我个人惯用的构思方式,并不适合所有情况,切勿盲从。




PS:点击本文第一个TAG有惊喜哦~



光影练习
本来是想画frisk在水下紧抱决心的一种……窒息感?但似乎没画出来〒_〒
还有sans……我几乎可以说这不是原衫而是error了〒_〒

人类组
明明是俩性别不明,结果被我画的有点像女孩子了〒_〒

预警:
天雷滚滚!!!!!这篇文毒到连我自己都害怕!!
要不是我今天脑抽,可能你们根本不会看到!!
疯狂状态下写的文,真的很毒!!!!
真的,真的很毒!!而且属于细思极毒的类型,这篇文就是为了毒而写的!!好吧其实我只是觉得这么令人感觉woc的脑洞,不写出来的话实在是浪费了´_>`

设定:哈米吉多顿之战,耶和华死亡,原因未知。光世界,神名者全灭,暗世界,十二怨皇战死。
巨鲸在最后与维纳斯同归于尽。
米迦勒带领尼伯龙根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米迦勒从床上坐起,他来到窗前,拉开金丝边的布帘,月光撒入了宫殿,为房间的所有镀上一层银色。

“今天晚上……还是没有星星。”他喃喃道。就算是月亮的光明大多数时候都会被漆黑的深夜吞噬,更别提是微弱的星光了。

尼伯龙根是没有星星的,而光世界看到的所有的星星都是死人之国的战士,身为尼伯龙根之主,米迦勒应该再清楚不过。
“你在看什么?”床上的男人声音有些沙哑。
“没什么,一些无关紧要的事罢了。”米迦勒这么说,可他的视线却依旧没从夜空中移开。

一阵沉默。

“我明天会送你过去。”米迦勒突然说。
“去哪?”床上的男人突然愣住了。
“光世界。在第七狱附近的一个小镇,我在那里安排好了人,如果你过去的话……”
“伊撒尔,你这是什么意思?”床上的人打断了他,:“你准备去哪?”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米迦勒脸色不变,“我们四个里已经死了两位,我当然要利用败者的力量达成我的目的。”
房间里一片死寂。
“那你为什么要让我回光世界?”男人的声音有些嘶哑。
“在我离去之后,世界上就再也没有神,即使是一个失去力量的,早就应该死去的神,也不应该再出现。”尼伯龙根之主说。
“你是害怕我成为被人摆在高处的傀儡?”床上的人面色平静,“我从不知道我在你眼里这么弱。”
“不,我知道你不会让这一切发生。”米迦勒摇头。
“那你为什么要送我走,伊撒尔?”
“因为我不能拿你冒险。”米迦勒回头,认真地看着他,微风托起了他火焰色的短发,月光为他的身影镀上了一层银色,他的湛蓝的眼睛对上了床上金发男人湛蓝色的双眸,认真地说,“你知道,我唯一不敢拿来赌的,就是你。”

金发男人对上了米迦勒深邃的眼眸,他偏过头,不去看那像是要把他溺死的,海一样的蓝色,道:“你又在找借口了。”

米迦勒摇了摇头,“不,这不是借口。”
米迦勒凑到金发男人的身边,不让男人再偏头,直视他天蓝色的眼睛,“你知道,我不会再一次伤害你,再也不会了。”
“我保证过,我会杀掉所有试图伤害我们的人。”

金发男人的身体在一瞬间变得僵硬。
米迦勒静静地看着他,月光很亮,米迦勒背对着月光,这让他有些看不清米迦勒此时的表情。
他突然想起,以前的米迦勒脸上永远挂着笑容,但自从哈米吉多顿之战结束后,自己就再也没看到过米迦勒的笑。
“……什么时候发现的?”金发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不是他。”米迦勒垂眼,“他已经不会再叫我伊撒尔了。”
“那你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揭穿我?”金发男人难以置信地看着米迦勒。
甚至还愿意同我……
金发男人不知道真相,但他感受到了,久违的,被人戏弄的感觉。
真是讽刺,明明永远只有他戏弄别人的份,这次却栽在了一向是被玩弄的猎物手上。
可是出奇的是,除了愤怒,他感受到更多的却是恐惧。

“告诉我,米迦勒,我需要知道真相。”他颤抖着问米迦勒。
米迦勒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们谁也没有打破这片沉默。

“我不希望你作为替代品活着。”
最后,在他的意识彻底陷入黑暗之前,他听到米迦勒这样说,“你不应该作为任何人的替代品活着,就像我以前说的那样,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
米迦勒的声音在一瞬间变得有些嘶哑,

“忘了我吧。”

“你只需要保持笑容就好。”

25218伯度,哈米吉多顿尼伯龙根之主米迦勒接受了败者耶和华的残余力量,化为新的天道。
从此,大世界步入新时代。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第七狱来了个漂亮的小女孩,永远穿着白裙子,脸上挂着笑容,无论晴雨,每到黄昏,就会出现在镇中心的的钟楼上,坐在边沿,也不怕掉下去,悠悠地晃着两只小腿,似乎是在等着谁。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的人来到镇上,又一代又一代的人逝去,古旧的钟楼上却永远坐着那个不变的小女孩,女孩的脸上也永远带着她永恒不变的微笑。
——————
想了想,还是加了最后一段……不然估计没多少人认得出是谁假冒了维纳斯吧〒_〒

konck,knock

who 's there?
"flower..."
(please…)
flower who?
(come back…)
"flower you today"

"…sweetheart?"

但是谁也没有来。

——————
给自己画了个新头像(。)

大家情人节快乐!へ(゜∇、°)へ

完全看不出……这是一张画……啊……鬼知道我这几天经历了什么〒_〒